业务联系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收藏资讯 > 藏界动态

牟群:画布上的梦呓—— 谭钧画说

时间:2018-03-30 16:15:48  来源:收藏界网  作者:收藏界


谭钧 《反弹琵琶》  亚麻油画  150X110cm  2017

 

上帝创造了诗人和画家,中国人发明了诗情和画境。在千年的人类进程中,西方的诗人们编造现实外的梦境,画家表现肉身和灵魂的纠缠。而中国的诗人和画家,都在田原山林中去避逸现实的秩序,吟风诵月,修禅养身。自诩吾心宇宙,宇宙吾心。

 

谭钧 《后宫印象》 亚麻油画  300X200cm  2017

 

百年以前,世界动荡,中国变局,始有现代诗歌萌生,绘画教育几近全盘西化,中国的诗人也开始忧天悯人,追求终极,质问人生,甚尔绝望,卧轨悬樑,殒身祭志,徘徊于拯救与消遥之间。中国的画家也始关注国运民生,疮痍疾苦,甚而解构愤世,蹀虚蹈高,致力于无用。在今天这个世界,要想封闭固化自身的文化,要想维系不变的秩序,几乎是一厢情愿,自娱自乐。对于人生和社会,你首先是人,然后才是中国人,你首先是社会,然后才是中国社会。对于诗人和画家,你首先是诗人画家,然后才是中国诗人和画家。这个前提是当代人类生存不争的事实,由之社会才发达,精神更丰富,人性更复杂,生活也才更有趣味。

 

谭钧 《七彩人生》 亚麻油画  150X110cm  2016

 

上帝之所万能,在于创造了不同的族类和分工,世界大多由理工男、厨卫女创造,白领族蓝领族执行维系,由美食族和各种玩家享受,由律政客和纸牌屋制造冲破与调控矛盾。只有诗人和画家吃着人间的饭食,说着似是而非的话语,看似与物质世界现世规则无关。其实,诗人与画家同样承担着上帝的使命。人类作为领先的灵性动物,区别于獉蛮野畜之处,就在于具有物性与心性的双重属性与价值。而恰由于如此,人类承受了比其它生物更多的灾难和痛苦,就是人为的残忍与悲剧

 

谭钧 《逆光》 亚麻油画  120X80cm  2018

 

诗与艺术就是人生,人生就是诗与艺术的基底。人生不过实在一些,诗与艺术不过虚拟一些。然而,有谁能清晰地分辨什么是虚拟什么是实在吗?人生为什么需要虚拟?往往是因为真实太郁闷,太不尽人意,太丑恶,所以需要在虚拟的世界里缝补残缺的心灵, 抒吐郁抑的胸臆,用虚拟的鲜花替代真实的荆棘。现实中每多铁俨的规范和理教的惯俗,束缚着、扭曲着心性的自由。真实世界往往以公众与惯例的名义,秩序与利益的需要,将谬误变成真理。于是,只能在虚拟的世界,洞明幽微的真理,承担虚实之间的荒诞, 当然,诗和艺术还有别的意义和用处,那就是驰性与玩耍,因悖惯常而发笑,因提示意义而振动灵魂,或淡远意义而驰张性灵。这就是诗和艺术的作用所在。所以,人类需要诗人和画家,诗人以疯语燃起你的心扉与激情,画家用异像改变你的惯识和惰沉。这一层是诗与艺术的本真价值,至于诗人的桂冠和画家的天价,那都是流行的福利和炒家的股市。当然也可以反衬诗与艺术的光彩。

 

谭钧 《羞花》 亚麻油画  100X150cm  2018

 

诗人与画家,有着各自的宿命,诗人弹精竭虑,枯肠索句,惶惶不可终日,因一生中写出一首好诗甚而一行佳句而名垂后世。画家浪漫苦役,作茧自缚,甚而穷困潦倒,身后英名。这当然是指真诚的诗人与画家,与欺世盗名、吹竽滥数,文虻画痞者无涉。

 

谭钧 《热血写春秋》 亚麻油画  150X110cm  2018

 

诗人魂游尘外,特立独行,与常俗不轨,出言不凡,语惊四座。画家凌虚阅世,似是而非,耗物费劳,只为无用。貌似谑浪傲笑,不可理喻,其实孤心若悼,满溢关怀。

诗歌有诗歌的路数,绘画有绘画的章法,人类文艺之初,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言之不足,手舞足蹈,纹身墨面,章旆图腾,诗画笼统。人类文艺盛期,大师时代,全能通才,琴棋书画,六艺并身。到了现代社会,艺术教育分科细致,文学归文学,绘画归绘画,术业有专攻,艺术分朝野。诗人和画家都成了专业人士。这个创作的分殊早就被艺术理论家们注视,在箂辛的《拉奥孔》一书中就写得清清楚楚,直到百余年来,绘画形成完备的学院体系和独立的视觉经验,甚至现代艺术号称与文学性撇清关系,获得独立。

 

谭钧 《涅槃系列》No.5

亚麻油画  150X110cm  2018

 

在川美系统的画家中,大都恪守现实,练得一手好功夫,不擅梦想,不大读画外之书,甚而不擅言谈,要说的故事都在画面上见。所以川美的艺术多于生活的机趣感悟,或社会诸象的再现,少于诗意、抽象、观念和精神层面的诘问,这是川美的长处,能长期适应前现代的国情,这也是川美绘画的短处,对现实的迷恋使之不易进入当代艺术的广域。谭钧是川美的一个另类,他身上混杂着前卫诗人和现代画家的气质。这位设计专业出身的画家,深谙画面形构的诣趣与作用。而他绘画的激情和形象的张力,却来自于他诗人的本心和灵性。早在大学时代,谭均就卷入现代诗歌运动,并颇具名气于诗歌界。谭钧的诗歌创作伴随他的绘画生涯,在执教美术院校多年后,还出版了一本诗歌集《胴体向前》,我曾拜读,平心而论,谭均诗歌的生命冲动、语言张力与性灵深度,远胜许多专业的诗家。

 

谭钧 《坦荡》  亚麻油画  180X120cm  2018

 

谭钧出身川美82级,那个时代正是川美的黄金时代。奠基了扎实的视觉素养和造型功力。动荡的思潮砺练了反叛的情绪与创新的动力,他在厦门的艺术院校执教十几年,对绘画的写实技术系统了然于心,但他的绘画却不肯依循学院的规范,而追逐由诗心缠绕的梦境。谭钧的画面大多有黝暗的基底,嵌入朦胧的躯体,仿佛梦游者的无向与迷茫,用画刀混搅着无端的游丝,艳丽的浮色飞旋,或如浓血,或如碧津,有堕深渊,如沉欲壑。谭钧的画面没有清晰的逻辑,却充满莫测的玄机,没有写真的男女,却充满狂野的情欲。没有叙事的语言,却有如幻的梦呓。

 

谭钧 《潮系列》No.1  亚麻油画  150X110cm  2018

 

弗罗伊德揭示人类秘密的两个根本问题是性与梦,也正是谭钧绘画始终贯穿的语境。

人类为什么要做梦?无论个人还是国家,都需要梦境梦想。按照弗罗伊德的研究,人的大脑运动在睡眠中是不能完全休息的,白天的行为意识还散映、活动在半休憩的大脑,但却并不按正常的逻辑事理,而是以散漫的信息和直觉的串联,所以梦境总与现实似是而非。潜伏的意愿成为动力,现实中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在梦中兑现。因为没有常理诫律束缚,所以梦便成为人们争取自由,满足欲望,游心驰性的伊甸园、避风港、温柔乡和英雄用武之地。谭钧的画正是用油色与错幻,给人们营造着这样的虚拟空间、心灵私域。谭钧看似独行的画幅,其实满足了人们空虚、受缚的心灵中对自由的普遍需求。

 

谭钧 《饕餮系列2018》No.5

亚麻油画  150X110cm   2018

 

关于性的叙事,在弗罗伊德那里,不是两性发育成熟后的相互需求,而是潜伏于人体胚胎基因中的生命动力。对性的纠缠与表现,成为艺术家尤其西方艺术家们永恒的题材和不疲的话题。经过婚姻的错舛和命运的沉浮,谭钧的生命体验全部投放在画布上的倾诉。谭钧表现的情色真率而疯狂,美女的肉体与浓艳的油色相拥交媾,无视世间的卫道与虚伪,就如谭钧的诗句:“把所有的正人君子都装进裙子里”。所以谭钧的画笔,直接戳进雅士和淑女们的内心,点燃人们的欲望与真情。而又不失审美的风仪和身份的矜持。这也是谭钧绘画雅俗共尝、文野皆蓄的微妙之处。

 

谭钧 《背多分系列》No.4

亚麻油画  150X110cm  2018


特立独行的谭钧在取得受众的共鸣与市场的认可后,并未止于既定的风格和藏家趣味,他对当代艺术的动向和同行的技艺高下清醒得很。谭钧的粉丝们多见到他放浪诗酒,却见不到他在画室中不舍昼夜。画家们往往不能超越被既得利益梱绑的既定风格,谭钧觉悟于斯,他在实惠的收益与超越的梦境中自寻烦恼痛苦,他想找回自已的本心,做自已的梦。夜深人静的画室,在画布上喃喃私语,横涂竖抹,有时如梦如幻,有时如雷如电,有时如怨如诉,一切人间的恩怨烦恼,得失沉浮,悲欣盈缺,悉化阙如……

 

谭钧 《野花系列》No.2

亚麻油画  150X100cm  2018

 

在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娱乐时代,成为一位真正的专业画家尤其艰难,在其独特的形式系统中,他必须深研同道共识的空间处理、形色语境、技术层次,塑造旨趣……其间奥妙,难以言表,谭钧的梦呓有着清醒的底线,那就是严谨的专业态度,构成一部绘画作品的技术完备性。戊戌春季,逢谭钧新作画展,制文以飨读画者,并与谭钧共勉。

戊戌岁首,老牟写于川美面壁堂

 

老木(牟群,四川美术学院史论系教授,艺术批评家)

 

    作者简介 

牟群,时用笔名老木。1986至今任教于四川美术学院艺术理论专业,四川美院教授、艺术批评家。80年代研究方向为中国传觉艺术,发表论文有《章法布局美学初探》、《意象概论的定位》、《意象艺术的位》。90年代研究方向为当代美术现象著有《生存体验与拟真话语、四川油画史》、论文《现实主义的现实》。与人合著《普通美术学》及各种美术作、现象批评、流行文化研究批评。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收藏界的立场,也不代表收藏界的价值判断。

责任编辑:cw02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更多>>本期收藏界

2018年04期封面目录

——热点话题—— 7—— 2018年收藏市场将向何方 ——藏……

[立即订购]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cangwor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收藏界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1651号
未经收藏界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及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