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收藏资讯 > 社会新闻

刘益谦与天价鸡缸杯

时间:2014-04-18 09:57:07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

 本报记者 严葭淇 北京报道

  《功甫帖》真伪之争硝烟未尽,4月8日,刘益谦又在苏富比香港春拍干了件“上头条”的事儿:狂砸2.81亿港元。在一片惊呼声中,将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收入囊中,一举刷新了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轰动之下,网友们对此豪举也捧场有加,纷纷在网上晒出自家的疑似鸡缸杯,感叹“终于步入亿万富豪行列了”;商家们则更给力,ABC版仿真鸡缸杯只要200-300元就可轻松拥有。2.81亿,绝对不是小数目,所以这只小杯子很快在境内外引起了轰动,各大媒体竞相报道。自然,报道中另一个关键词似乎更加醒目:买家刘益谦。

  重金买赞美

  可以说,就在刘益谦一掷重金拍下鸡缸杯的同时,惊叹和猜测也扑天盖地。人们忘不了《功甫帖》口水战中尴尬的刘益谦,也在揣测他为什么短时间内再一次如此出手豪阔。一般的猜测是,《功甫帖》后的刘益谦急切买下这件重器,为的是摆脱自己藏界土豪的形象,从此高大上起来。上海作家沈嘉禄也认为,刘益谦收藏该鸡缸杯的时间节点耐人寻味,此举很可能是“争气不争财的‘面子工程’”。不仅外界没有淡忘《功甫帖》纷争,刘益谦自己也正纠结着呢。8日下午,刚拍下鸡缸杯的刘益谦就在其微信上贴出该鸡缸杯照片,并调侃道:“各位兄弟姐妹,帮我把把关,这不是双钩填彩吧。”

  对于为何买下这件天价瓷器,刘益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家的龙美术馆明清各代瓷器应有尽有,独缺明代成化瓷,补上这件“鸡缸杯”,他的收藏链条就更完整了。而征集此鸡缸杯的苏富比中国艺术部主管仇国仕则表示,自明朝以来,成化鸡缸杯便备受帝王及文士咏赞,有着高额的附加值,“当你买鸡缸杯的时候,买到的不仅是这件物品,还有几百年来各朝皇帝对它的赞美。”身价尊贵,自然赝品众多,鸡缸杯可说是中国艺术史上被仿制最多的一件艺术品,成化后的历代均有仿制,清代康、雍、乾三朝,更是仿作充斥,真品则要隔上数十年才偶现江湖,且每次出现都会激起大的波澜。

  鸡缸杯一直是中国瓷器藏家梦寐以求的藏品,存世极少,全球总共19件,其中仅4件藏于私人之手,其余则馆藏于台北故宫、伦敦大英博物馆等著名博物馆内。据仇国仕介绍,这次上拍的鸡缸杯有着纯正的皇家血统,是明宪宗专为万贵妃而制。它的前任藏家是瑞士著名的中国官窑瓷器收藏家族“玫茵堂”。而该鸡缸杯的拍卖纪录也很辉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3次拍卖,都刷新了中国瓷器的世界纪录。其历任藏家身份更是显赫,分别为上世纪50年代的伦敦收藏家Leopold Dreyfus夫人、上世纪80年代的著名英国古董商艾斯肯纳奇和日本大藏家坂本五郎。1999年,坂本五郎将该鸡缸杯委托苏富比上拍,最终以2917万港元成交。15年之后的今天,该鸡缸杯重现苏富比香港拍场,估价已涨10倍,达到令人咋舌的2亿至3亿港元。

  华丽的身世外衣

  鸡缸杯的身世故事华丽如此,也就不难理解刘益谦为它一掷亿金,一举刷出个“鸡缸杯元年”了。然而,如此传承清晰、流传有序的天价鸡缸杯,却也免不了被质疑“黑”一道,甚至被“编排”了一个类似猫鼠游戏的悬疑故事。

  沈嘉禄在其博文中,就直言该鸡缸杯为“假货”,并讲述了它“击鼓传花”般的流转故事:“1949年,香港古玩收藏家仇焱之以千元港币购得这只被行家认为是假货的成化斗彩鸡缸杯,后来在上世纪50年代成了英国伦敦收藏家Leopold Dreyfus夫人的闺中珍藏。1980年11月,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上,这件成化斗彩鸡缸杯上拍,不出意外地拍出了528万港元,成为日本著名藏家、有‘小拿破仑’之称的坂本五郎的囊中之物。这个时候,日本经济繁荣,气泡升空,日本土豪正在满世界买古董名画。不到20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土豪出手古董名画以渡难关,1999年4月,还是由香港苏富比执槌,这件成化斗彩鸡缸杯经过一番戏剧性竞拍,拍出了2917万港元的天价,创下当时中国古代瓷器的最高市场交易纪录。而拍得这一拍品的正是玫茵堂的主人,瑞士的银行家Zuellig氏兄弟。15年,翻了好几倍。”而该鸡缸杯的传奇经历,加上拍卖方仇国仕口述的亲眼目睹似乎言之凿凿。“这件鸡缸杯还有一个特别的‘故事’:当坂本五郎在1999年将其交给苏富比拍卖时,他(仇国仕)刚刚入职香港苏富比。他还记得那个盛放鸡缸杯的盒子,是他的祖父仇焱之定做的。”

  “当不明文物脱掉‘传承有序’的华丽外衣后,所谓的‘真品’尽是仿品。”近些年,一些专家大肆渲染传承有序,而一些自以为读过几本专业书的藏家也对“传承有序”深信不疑,一股脑儿将有着光鲜传承故事的“真品”一件件请回家。而其实这些所谓的传承档案多数是古董贩子瞎编的,他们往往将一件很平常的古董甚至仿品,说成出自国内外名家之手;更有山寨专家和持宝人相互勾结,为几乎每件赝品编撰一个传承谱系。就在刘益谦拍下“鸡缸杯”后的短短几天,在景德镇陶瓷市场就出现了大批仿明成化鸡缸杯。在外行看来,这些仿品跟真品一样“精细明净”,甚至还有包浆。这些仿品在景德镇地摊上也就卖30元人民币,即使在景德镇陶瓷博物馆,标价也只200多元,最贵的高仿品也不过几千元。

  只买最贵的?

  作为“不差钱”的买家,刘益谦买艺术品向来出手阔绰,自称“什么也不懂”的他,在拍场一直奉行着自己的一条金句:“只买最贵的。”在谈到自己为什么拍下这只鸡缸杯时,他的回答仍是这句话。“让市场说了算,相信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买最贵的!”也因此,刘益谦成为各大拍卖行争相拉拢的娇客,不少拍卖行图录的封面就是为他准备的,刘益谦也确实买下了许多拍卖图录的封面作品,比如《功甫帖》。

  “不放过每一次暴富的机会”是刘益谦的生财秘笈。这些年,刘益谦的出手之狠,使之成为拍场最叱咤风云的人物,除以2.81亿港元拍下斗彩鸡缸杯外,此前的他还创造了一连串跌破公众眼镜的纪录:6171万元拍下尤伦斯夫妇收藏的宋徽宗真迹《写生珍禽图》,1.34 亿元购进著录于《石渠宝笈》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1.69亿元买入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5824万元拿下清宫旧藏宋画《瑞应图》,4043万元夺得陈逸飞的《踱步》,8344万元购入清乾隆釉里红团龙纹葫芦瓶,9520万元竞得齐白石的《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3248万元买下陈逸飞的《长笛手》,8578万港元拍下清乾隆御制“水波玉龙”宝座。2010年更是以3.08亿元的天价拍下了王羲之的《平安帖》,1.14亿元买下陈栝的《情韵梅花》。

  但在买下这些天价拍品的同时,刘益谦和他的龙美术馆也遭遇诸如买赝品、投机、土豪没文化等指责,对此刘益谦表现得还算淡定,他承认自己不懂艺术,但狠砸十几亿后的他又表示,“花的钱多了,自然就懂了,看多了自然知道哪个好哪个不好,哪些该留哪些不该留。”

  但《功甫帖》事件确实有点让刘益谦吃不消,有人认为他要急忙拍下有着华丽身世的斗彩鸡缸杯,来挽回面子。可如今,鸡缸杯也被指为“假货”,而刘益谦早已承诺要将鸡缸杯放在龙美术馆展出,到时这些指责是否会和《功甫帖》一样,我们拭目以待?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收藏界的立场,也不代表收藏界的价值判断。

责任编辑:cw01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更多>>本期收藏界

2016年05期封面目录

——相约博物馆—— 9—— 博物馆与文化景观 历史文物……

[立即订购]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cangwor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收藏界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1651号
未经收藏界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及作品